梦幻城娱乐场  > 林业资讯  > 林业大事件

自然保护区:甜了移民,苦了动物

设置字体大小:【 】 【打印】 【页面调色板  发布时间:2017-01-09


自然保护区:甜了移民,苦了动物
                                                           科学家发现,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可能滋生偷猎和滥砍滥伐

  美国科学家发现,自然保护区对当地居民来说可能是件好事,但对于生活在那里的动物来说却是一件坏事。这项违背直觉的研究结果表明,投资于国家公园内外基础设施建设的大把大把的美元,正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定居者,然而新的移民很可能会从事一些违法的偷猎和滥砍滥伐行为。

  在过去30年中,为了野生生物资源保护而建立的自然保护区的面积已经增加了约50%。然而在一些国家,已经有政治家开始反对建立新的公园和自然保护区,理由是它们使当地居民丧失了传统的狩猎场及其他资源。但是这一逻辑并不能使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UC)伯克利分校的保护生物学家Justin Brashares认同。他强调,在加纳,生活在国家公园周围乡村中的村民已经富裕起来。与此同时,公园中的羚羊和其他野生动植物正面临越来越多的偷猎行为。

  Brashares和UC伯克利分校的生态学家George Wittemyer组成的研究团队,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全景式的研究。他们对由联合国公布的生活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306个自然保护区周围地区的人口数据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与其他类似的乡村地区相比,在其中245个自然保护区周围10公里的范围内,人口的增长速度要明显高于前者。研究人员在7月4日出版的美国《科学》杂志上报告了这一研究成果。通常情况下,保护区边界周围的人口增长速度几乎是其他乡村地区的两倍。"国家公园正在成为人们定居的磁铁。"Brashares说道。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人们乐于生活在公园的附近呢?研究人员强调,国际保护组织提供的资金通常都包含一部分开发建设的经费,目的在于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状况,包括修建学校、公路、医院和其他服务设施。实际上,自然保护区附近的人口增长肯定与国际保护组织提供的资金有关。同时,当地的劳务市场可能也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人们更加倾向于到这些市场上找工作,从而获得更高的报酬。巴拿马巴尔博亚市史密森热带研究所的热带生态学家S. Joseph Wright指出:"这一信息相当有力和清晰。公园正在吸引人们并改变他们的生活。"

  然而,这些新移民并没有改善栖息在自然保护区中的野生动植物的境遇。Brashares和Wittemyer引用其他研究结果表明,随着自然保护区周围人口的增加,发生在保护区内部的伐木、采矿、狩猎和用火都呈现上升势头。例如,当这两位科学家将目光对准55个森林保护区的数据时,他们发现,伴随着4%年均人口增长率的是超过5%的森林流失率,而如果年均人口增长率为2%,那么森林流失率便不会超过5%。而Wright则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史密森热带研究所的科学家雇用当地人为一个巴拿马自然保护区工作,他们发现,这些工

人的亲属后来也迁入保护区,并参与了偷猎行为。

  Brashares和Wittemyer表示,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向远离自然保护区的城镇投放用来开发的资金,从而吸引人们到那些远离公园的地方去。Brashares表示:"保护区的边界地区正在成为资源控制的战场。未来10年,这场战争将愈演愈烈,我们必须作好应对的准备。"

信息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 责任编辑:梦幻城娱乐场管理员